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水,有明净的泉,明丽的荷。

莲叶

 
 
 

日志

 
 

送行  

2011-02-21 11:14:59|  分类: 朋友—梦若心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日,好友利利索索地走来,要说什么事却又支支吾吾的。见我电脑打开着,就说:“你在QQ上啊。”然后就上去了。接着,QQ上就有了信息:“小友去支教。送行?”

        那是自然。

       听说还有几位铁小哥。

       我生性懒惰,喜散不喜聚。大多时候是:能不说话就不说话,能少说话就少说话。然而,给小友送行,却是一定要去的。

        下午近5点时,好友就打电话,说在等我。去了以后,坐在她电动车后面,一路飞驰,一眨眼就到地方了。刚到,就见两位小哥从饭店里接了出来,都很高兴的样子。我总觉得自己太缺乏热情,对两位小哥热情的接待,我就全当是面向好友一个人的,与我无关。我微笑着,点点头,也没说什么话。

         上到二楼。坐下。再给送行的对象打电话。又听说还有一位小哥,还在路上。大家闲聊着,等着那小哥的到来。

         5点40分,人全了。六个人。

        老大姐当仁不让,先提酒。德高望重的她说了好些热情洋溢的话,我却一句也不记得了。我安安静静地坐在老二的位置上,当仁不让地接受小哥小妹们倒茶倒酒,这个时候很有些舒畅的感觉:做老人,就是好啊!正畅意时,被老大提醒,说是该我“提酒”了。我一时语塞,然而看各位弟弟妹妹们的眼神,感觉到他们很期待的目光,我忽然想起年前的发言来,那次发言,简直是把我半世英明毁之殆尽:在人们的眼中,我似乎从“正经严肃型”变成了“滑稽搞笑型”。说什么呢?我什么也想不起来,支支吾吾地,就什么也没说。大家还是喝了酒。

        怎么感觉大家喝酒就像喝凉水?大家都那么一仰脖,没听到“咕咚”声,一杯酒就消失了。酒是9°的米酒,据小哥们说:一点没感觉。有感觉的是我们妇女。等喝完一杯后,我发现事情慢慢有了变化。

        大家为什么开始嘎嘎地笑呢?那大姐又笑得流出了眼泪。小哥小妹们,怎么都那么利索呢?不用人劝,酒就喝下去了。一会儿功夫,两瓶米酒没了,再喝啤酒,也不用人劝,大家都那么一仰脖,没听到“咕咚”声,酒就没了。然而,那小哥还是说:“一点没感觉到酒。只是肚子饱了。”宰相肚里能撑船,却盛不下酒?不是,应该是啤酒喝起来,没感觉。三位小哥都没感觉,有感觉的还是我们。

        大家嘻嘻哈哈地说着笑着。说什么,却不记得了。那小女友说正吃中药,就没喝酒,一直在喝茶喝醋(香妃醋)。大家为什么都这么高兴呢?笑容满面的,整个桌子上的笑仿佛都盛不下了。一时大姐说什么事来着,指着他们三个小哥说,“例如:张三李四王二麻子……”,大家竟然也都笑开了花。张三的脸红了,然而喝酒却是毫不推却;李四反复强调说“这酒不管事。一点感觉也没有”。王二麻子呢,据说是海量,更是没什么事,只是扶着桌子嘎嘎地笑。那喝香妃醋的小妹,也是笑着,有时也会仔细地听大家说。

         8点30了。李四嫂打来电话。我们都很理解李四哥和李四嫂。我们很和谐地说:“回去吧。家庭和谐最重要。”又说:“和谐中国,幸福章丘。”又说:“我们三个都不如媳妇重要。”李四哥毫无酒意,面带歉意地说:“我先走了,要回家看孩子。”我想说什么来着,“我们三个妇女都不如媳妇重要,我们五个都不如孩子重要”然而李四哥很明显,没时间听大家唠叨了。我们都很和谐地目送他离去。

        然后又说什么来着?反正张三哥面如桃花,呵呵地笑着说着;王二麻子呢,则一直看着大家笑;那喝醋的妹妹自然最清醒;我就不知自己身在何处了,感觉人世间,仿佛,也就是为了能大家开心地一笑;忽而发现,大姐开始拉着小妹的手,说“不舍”的话。我们都知道她又胃痛了。

       走吧。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小哥们自然都没事,走路摇晃的是我们俩。

       我要好一点,我胃不痛。送大姐回家,我就一路飘飘摇摇地回家了。

       又是一次彻夜无眠。

 

【补充】席上说的什么话,全不记得了。我确定一点,虽然是晕着,但是仍然是非分明,表达却比平时要清晰。诸如:

一。高唱赞歌,歌唱大姐是《红太阳》。那大姐呢,想唱歌,唱《知音》,然而大家让她唱时,她却不唱了,只高声朗诵:“山青青,水碧碧,高山流水韵依依。”

二。我还是惦记着小友的疑问,于是长篇大论、语重心长地对她说了一大篇。诸如:1。做人一定要低调,像水一样。2。轻松一点,看世界的眼光简单一点。自己简单,生活才美好。3。生活中有好多居心叵测的人,不用理他们。做好自己的事就行了。那些整天蝇营狗苟的人,其实很可怜。那小妹,从眼镜后的眼睛里,严肃认真地听着。

三。忽而张三解开了我一个让我疑惑很久的疑惑,让我不由感到一丝震动;李四呢,是多么仔细的一个人啊,他说的那些事儿,是多么清晰!王二麻子忽而站起,说是“要给婶子端个酒”,我于是再次意识到:原来我是他婶子。作为婶子,说话自然要得体,我告诉他说:“至今为止,都没有给你找新叔叔。”王二很仔细地答应着,说回头告诉他叔。

四。我们还提到红花绿叶的事来。我说:只要和大姐(在席上叫的是妹妹)一起,我就会自动变绿。大姐也肯定地说:“只要和妹妹在一起,就觉得虚荣心能得到极大的满足”。现在虽然是绿肥红瘦,然而红花却是永远的红花,再肥的绿叶也是绿的。倡议喝酒时,大家说:祝大姐生活幸福!我说的是:“祝妹妹(大姐)健康长寿!”我心里的印象和渴望十分清晰,那就是:没有比健康更重要的事了。而我们两个人的友谊,多少年来,没有丝毫改变。而且,我相信,这友谊会持续到,我们生命终止的那一刻。

五。未尽事宜,需要张三李四王二麻子及香妃醋补充。据大姐说,她已经什么都不记得了。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