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水,有明净的泉,明丽的荷。

莲叶

 
 
 

日志

 
 

高山仰止  

2011-03-25 10:53:30|  分类: 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书,千篇阅过之后,发现自己念念不忘的,仍旧是诗。

        尤其是大气的诗。

        近来,又尤其凝望着《诗经》、曹操、李白和苏东坡。

        多少年前,我们的先人就曾经那么诗意地生活在大地上!或者说,我们的大地上曾经遍地都是诗。我们的先人的文化起点很高,一开始,就“以诗为经”了。想着那么古朴而美的诗句,让人无限享受的同时,又不免惭愧:“自己骨子里该有诗的啊,可是怎么总也找不到呢?”

        想着那《诗经》里,那纯美的芳香:

  •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 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
  •         静女其姝,俟我于城隅。爱而不见,搔首踟蹰。  
      静女其娈,贻我彤管。彤管有炜,说怿女美。  
      自牧归荑,洵美且异。匪女之为美,美人之贻。
  • 黍离

彼黍离离,彼稷之苗。行迈靡靡,中心摇摇。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

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彼黍离离,彼稷之穗。行迈靡靡,中心如醉。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

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彼黍离离,彼稷之实。行迈靡靡,中心如噎。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

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曹操的生命多么磅礴大气!他用最简练的语言,描述着“东临碣石,以观沧海。”,他看到:“月明星稀,乌鹊南飞。”,他思念故人,说的是“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他眼里的风景是:“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曾经好几个下午,我什么事不干,就拿了曹操的诗句来抄。抄完之后,想起毛主席也有“东临碣石有遗篇”的诗句,于是就再抄毛主席的诗。想来,自古英雄气节上,大概都是一脉相承的吧?

         说到李白,那简直是我们所有中国人心中的神仙了。他眼里什么都大,风景大,欢喜大,愁得也大。《庄子》开篇即是:“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李白就是这样的鲲鹏。李白的精神气象多么宏大?他的人格能有多大?他的物质生活条件很匮乏,但是他的生命空间有多大?他高兴时说“人生飘忽百年内,且须酣畅万古情。”喝酒时,也说:“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消万古愁。”。风景大,说“登高壮观天地间,大江茫茫去不还。”愁的时候说,“白发三千丈”,疏朗超越,说“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忽而见到皇帝高兴了,说“夫子红颜我少年”。临死时,却只说“秋来相顾尚飘蓬,未就丹砂愧葛洪。我自狂歌空度日,飞扬跋扈为谁雄?”,结论是什么呢,“自古英雄本无主。”

          苏东坡呢?他一生颠沛流离,但是到人生40多岁时,他觉悟了。说“小舟从此逝,江海渡余生。”多年之后,我才系统地开始读苏东坡,这个时候我才发现,原来我心里一直念念不忘的好多词句都来自他之手。他的大,是他觉悟得大。“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是他写的。“缺月挂疏桐……寂寞沙洲冷”是他。“天涯何处无芳草”还是他。“只恐夜深花睡”仍然是他。“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由此而来的成语“雪泥鸿爪”,与李白的“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人生者,百代之过客。”一脉相承。至于“老夫聊发少年狂”、“明月几时有”以及“大江东去”则更是耳熟能详了。

          

         说到底,我还是不会写诗,就是说“会读”也谈不上。我只是低语沉吟,读这些,已经是让人感到无限幸福的了。今天上午,闲来无事,我再次细读默诵了一遍。

        


  评论这张
 
阅读(126)|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