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水,有明净的泉,明丽的荷。

莲叶

 
 
 

日志

 
 

向死而生(王开岭)   

2014-06-13 12:32: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死说不定在什 么地方等我们,那就让我们到处等它吧。
——蒙田
                ”要是一个人学会了思想,不管他思 考的对象是什么,他总是在想着自己的死 。”
               初读托尔斯泰这句话,我灵魂上的颤 动不亚于一场地震。它揭开了“理解死亡” 与“醒悟人生”之间的通道秘密。是啊,许 多大智慧者正是站在死之界面上俯瞰生命 全景和浮世万象的,从终极角度关怀、检 索、省察人生,以死为尺测量各种得失和 价值轻重,用直面死的勇气填充生存意志 的虚弱……比如奥德留主张“像一个将死者 那样看待事物”“把每天当作最后一天度过” ,又如海德格尔的《向死而生》,雅斯贝 尔斯的《向死而在》,皆道出相同的生命 之义。
               “向死”,果是一盏智慧灯,能为夜 茫茫的人世旅途照明么?我们不妨试一试 吧——
                假若你是一个濒死者,从医生手中 领过了诊断书,像预感的那样,时日已剩 无几。 
                你沉痛但平静地谢过医生。虽然家很 远,但你决定用脚走回去。 通往家的路,突然很陌生,仿佛是去 一个从未去过的地方。走得很慢,很用力 ,这使你觉得累极了,双腿像灌了铅…… 真想,真想睡一会儿啊,于是你在临湖的 一条石凳上坐下……又不知过了多久,你 醒来了,阳光微醺,波光粼粼,空气中有 股青草和树芽的甜味,多好呀,陪伴这一 切多好呀,真想摇身一变,变成一只年轻 的雀或一只蝉,只要还能留在世上,只要 还有日出日落……你微微合眼,开始遐想 风风雨雨磕磕绊绊的几十年,具体或抽象 、清晰或模糊的一幕幕、一历历——
想起童年夏夜里的“数星星”(你以为 一定能数得清于是便真的去数了,这多么 令人鼓舞呵);想起作文本上的梦想,少 年时的奖状;想起与你在课桌上划“三八 线”的小姑娘;想起揭榜前的紧张和填志 愿的激动;想起大学里的夜自习,绿茵场 上的长途奔袭,偷看“劳伦斯”的惶恐和论 文答辩的激昂;想起毕业前的篝火和《友 谊地久天长》的手风琴,赠言簿上“拯救 世界”的大言不惭……
         你忍不住微微笑了,眼眶涌出一股湿 热的粘液。继续往下想,你发现自己越来 越不清晰,乃至面目全非了,像断线的风 筝开始随波逐流,仿佛自愿又仿佛被劫持 着,混入了更多的黑压压“断筝”的队伍。 因瞻前顾后而背叛的初衷,因顾忌名声而 割舍的情爱,因害怕落败而放弃的冲试, 因圆滑世故而涂改的个性,因贪图惠利而 委屈的人格,因攀炎附势而轻视的友谊… …忙于升迁,忙于察言观色、左右逢源, 忙于人脉职务级别工资待遇……一路即这 么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地蒙混过来了。你 发现把自己给弄丢了——那个血气方刚、英气飞扬的 追梦少年,再也找不回来了。你竟把生命 和才华交给了他人或自己的虚荣来主宰, 交给世俗的某种程序来管理,交给某个大 权在握却劣质无能的上司来使唤,还交给 ……你不过是旱地一条鱼,棋坪上随意搁 置的卒子,一个躲在地洞里瑟瑟发抖的鼹 鼠。
总之,你不再是原来的你了。你成 了一个赝品,一个替身,一个生命的冒牌 货。唉,无端总被东风误,白了少年头,
倘若还有来世——倘若有来世,又会怎么样呢?
        总之,你会换一种活法,不会再伪 饰再推诿再欺瞒,不会再把鲜活的生命交 给任何模式,你会奋然不顾去追随梦想、 爱情和自由,听从生命最本色最天然的召 唤,做你以为最重要最不能错过的事儿… …
总之,你不会委屈了生命,你要做回一 个真实的不折不扣的自己,任何绳套都不 能挽留你,任何障碍都不能削弱你,任何 诱饵都不能使你拐弯…… 这时候,你仍坐在湖畔的石凳上, 蝉声已歇,夕霞似一片火红的枫林漫天舒 卷,你身体发烫,像刚跑完很远很激烈的 路。突然,空气中跃出一丝凉意,你蓦地 一惊。
        奇迹出现了,你确认刚才不过乃一 假设,你不过被死神象征性地吻了一下, 你活着,活得好好的,健健康康,又不算 老,还有长长的日历,还有无数若隐若现 、翩翩起舞的光阴……这复活的感受真是 无法形容,大梦初醒般的阵痛与庆幸!为 此,你必须学会感恩和珍惜,感激那虚惊 一场的梦游,报答这唯有一次的生命,决 不辜负和怠慢了它!
的确,“向死”给我们提供了一次难得 的人生体悟:当“死”闪电般刺透灰蒙蒙的 天窗向你招手,生存的暗房骤然被照亮, 瞬间,你看清了许多隐瞒着的“核”与真相 ,生命的目的、本质、诉求和广阔的道路 ……“死”还像一辆重型铲车,那些日常牢 不可破的栅栏、貌似威严的俗规戒律、假 惺惺的世故常道——竟多么虚妄,多么荒 诞,积木般一触即瘫……权势、城府、争 斗、盘算、谄媚、犬马声色、戚戚名利——与生命何干?与灵魂何干?在生死这样 磐重的大题目前,全变渺小了、猥琐了, 儿戏一般。
         痛定思痛,有了这些思考结果,当你 重返生活时,至少能变得从容一点、超脱 一点,少些势利,少些俗套,少些束缚和 烦扰。
       “向死”,确是一种大激励,大警策 ,大救赎。俗尘凡世,人生难免有疾,而 思考死,恰是一味大施洗大澄明的苦药。 关键有无那份灵魂体检的勇气和自医精神 。
       多少人都没有。多少人都忘记生命的 真实身份了。
1995年10月 (摘自王开岭散文随笔自选集《精神 明亮的人》。
  评论这张
 
阅读(24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